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畢曉普9日發表一番令中國人瞠目結舌的講話,她說“澳大利亞勇敢反對中國,以捍衛和平、自由價值觀和法治”。她還說,“中國不尊重軟弱”。
  就在8日,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對到訪的日本首相安倍說,“澳大利亞人對日本人戰爭(二戰)中的技能與使命必達的榮譽感相當欽佩”。
  如果說,阿博特總理的那番話還是為了向安倍諂媚,畢曉普則在沒有緣由的情況下公然冒犯中國。一些中國人看到報道後,不敢相信這真是出自澳大利亞的外交部長之口,因為中國是澳大利亞的第一大貿易伙伴,在其他方面中國也沒有惹澳大利亞,澳外長沒事找事向中國發動語言挑釁,她簡直就像一個網絡憤青,哪裡有外交部長的起碼素質和樣子。
  當下的澳大利亞自由黨政府被普遍認為缺少執政經驗,尤其不太懂外交,但外交部長幼稚到這種程度,還是很讓中國人開眼。估計中國外交部過去的工具里根本就沒有對付這類“二百五式”外交部長的選項,這樣的政府估計也在澳大利亞待不長,澳大利亞作為西方忠實但卻偏遠的一員,估計也說不上有什麼像樣的外交戰略。
  澳大利亞在出口上高度依賴中國市場,但它的價值觀自我標榜經常有向中國找茬的外溢。它是西方攻擊中國人權大合唱中比較賣力吊嗓子的一員,其實澳大利亞的歷史充滿了侵犯土著人權的骯髒記錄,澳大利亞整個國家曾是容納歐洲囚犯的地方,它或許很需要炫耀價值觀的高調來掩飾自己在西方面前的“低人一等”。
  中國同澳大利亞就是做生意,此外那個地方旅游不錯,留學生可以去學英語,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說,僅此而已。澳大利亞離中國挺“遠”的,無論中國的周邊外交還是大國外交,怎麼畫圈都容易把它漏掉。跟澳大利亞的關係好不好,根本不關中國的痛癢。
  澳大利亞自認為它在戰略上如何如何重要,但它就是亞太戰略格局中最外圈的那顆行星。其外交部長和總理的表現有點“蠻夷”的野性,不懂規矩,自以為是。
  中國大概犯不上為畢曉普的這番談話大動干戈。中國已是世界舞臺上的巨人,難免會碰上畢曉普這樣行為古怪的角色,中國的時間表塞得滿滿的,澳大利亞無論如何也擠不進中國處理核心利益的單子。
  亞太地區初步形成中美兩大國的格局,這對一些國家如何站位形成挑戰。澳大利亞因為“孤懸海外”而要表達對西方世界的忠誠,這本是可以理解的,澳日發展友好關係更不奇怪。澳一些政客的偏激姿態打破了這個國家應有的戰略結構,面對中國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舉動,這種出格在亞太舞臺上不具有典型性。
  畢竟中國已經很強大,澳大利亞的大部分礦石等資源需要賣給中國,澳政府對中國的態度將是搖擺不定的。畢曉普要“反對中國”,也就是說說,她拿什麼來反對?會有一天澳大利亞領導人又向中國堆出一臉笑容,就像他們今天嚮日本諂媚一樣。對這些患得患失的表態,無論是朝哪頭說的,我們都不必當真。▲
(編輯:SN171)
創作者介紹

赤腳大盜

lt47ltdn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