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地產富豪家門口遇襲
  原來是落魄包工頭雇“亡命徒”所為
  他還發短信勒索1500萬元
  □通訊員 尚法 本報記者 陳洋根
  “童姦商……上次是我仁慈,怕傷了你,不帶刀不帶槍,讓你叫出‘救命啊’三個字,逃過一劫……到時你總要回家,到××集團上班,我們有時間找機會等著你,到時要小心哦……”
  “你不但不明確付多少,怎麼付什麼時候付,如果沒有前因後果,我會來溝通吧。既然捨不得一套房子的錢,那就實施第二套、第三套方案了。我已被逼瘋,不留情面……”
  童先生是一位杭州富豪,名下企業集團主要從事房地產開發。5個月前,他和家人常接到含有上述內容的短信。之前他報案說,家門口遭到幾個蒙面男子襲擊。
  昨天下午,來自奉化的王某因涉嫌敲詐勒索罪,在杭州上城區法院受審。王某承認,自己就是發短信威脅童先生和對方家人。襲擊童先生的幾個蒙面男子,也是他雇請的。
  王某隻有初中文化,有些結巴,法庭上說起話來卻停不下來:自己沒什麼第二套、第三套方案,只是落魄又急需錢,因與童先生有經濟糾紛,對方避而不見,於是讓人跟蹤童先生,想“請”對方找個隱蔽處,說幾句不便公開的話。這個“借一步說話”計劃失敗後,才發短信嚇嚇童老闆。自己沒有雇請短信里提到的“亡命徒”,只叫了幾個老實巴交的農民。
  富豪遭蒙面人襲擊
  事情發生在家門口
  童老闆住杭州金雞嶺附近的大宅子里,今年2月12日夜,在家門口遭遇驚魂一幕:
  當晚9點左右,他下樓送客後回家,剛回到一樓門口準備開門時,突然有人從背後用毛巾捂住他的眼睛和嘴……
  拼命掙扎中,童先生看見一個用黑色帽子罩住頭、只露出兩隻眼的人,於是大喊:“搶劫!救命!”
  這時,另一位蒙面男子也衝上來,準備用毛巾捂童先生的嘴。
  童先生大力掙扎,把衝上來的蒙面男子摔倒在地。暫時脫身的童先生,邊喊邊往保安崗亭跑。
  聽到呼救聲的保安跑過來,兩個蒙面男子見狀撒腿開溜。
  童先生報警的同時,與保安一起,循著蒙面人逃跑的地方追去。
  離小區不遠的一家旅館里,發現了蒙面人丟棄的衣帽。旅館的兩個房間還開著。
  旅館老闆向警方指認,之前有一伙人開了兩個房間,窗戶正對著童先生居住的小區,每天幾乎不外出。
  童先生則反映,蒙面人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,也沒有說過要求他交出財物之類的話。
  警方調查期間
  還有人不斷“放狠話”勒索1500萬
  就在警方對此展開調查期間,2月18日至26日,童先生和家人不斷接到威脅短信:
  ×××(指童先生),你是我一生最敬佩的人,但在某種問題上處理事情不妥,好人當壞人,壞人當好人,貪不失大,你的言行太氣人,多年來我一直對你懷恨在心,近來我對你實施三個方案。
  第一個方案:借一步說話,這次行動已失敗。
  第二個方案:準備用刀,用槍,用炸葯,用幾十萬來換你幾十個億。你在明處,我在暗處,我們在解放橋、清泰橋一帶七八個人盯死你行動。你走哪條路,車停什麼地方,我知道得很清楚,除非你到國外去。
  第三套方案:你家有老婆,大女兒上班,外甥,小女兒在什麼地方上學,你家大門密碼,我都知道。我會衝上樓炸了你的古董和名畫,你公司也有很多派別,對你面和心不和,盼你早日下臺,你去什麼地方,他們會發信息給我,我有機會下手,收信後你想報案公了,也沒造成什麼危害。我快被數百萬高利貸逼死,在你家門口作案是虎口撥牙,我還會怕什麼?收信後私了怎樣,請發信息。事情了結了,把這批亡命徒全部撤回來,以上不是恐嚇,近來有下手機會,一定會說到做到。
  童妻收到的短信中,對方是這樣寫的:童夫人,我們經商量,現在錢不值錢,花了這麼大精力,最少也要8000萬到一個億。雖然童老闆是身價上百億的大老闆,但這幾年房產形勢不是很好 ……最少也要給1500萬……
  歹徒用實名登記手機勒索
  被抓後解釋荒唐作案原因
  童先生遇襲20天后,王某在寧波奉化溪口的老家被杭州警方抓獲,幾名同伙也跟著落網。
  今年51歲的王某說,他原本是從事苗圃生意的包工頭,以前跟童老闆名下的公司有業務往來。
  王某說,案發前自己債務纏身,借了120萬高利貸,連本帶利超過200萬,他想起6年前童老闆公司突然中斷與其合作,他認為童老闆分管採購的林姓副總為了私利從中刁難。
  王某稱自己找童老闆要求,對其中一個項目進行綠化苗木的情況偷偷進行調查。當時童也沒反對,但他調查出結果後,童老闆沒給他好處。他的跟蹤調查費,童也不認賬。
  “對方公司大門,我都進不去。”王某庭上說,一開始他用“美人計”,聘了個貌美的90後女子做秘書,讓女秘書以投資考察為名接近童老闆,然後把童老闆騙到奉化,再藉機詐取巨款。女秘書多次到杭州想與童老闆套近乎,可童老闆卻不為所動。
  他後來才想到請人跟蹤童老闆,於是從老家請了幾個農民,每天承諾給200元加上一包煙,併在小區對面賓館開了兩個房間,對童的行蹤進行盯梢,找機會將童強拉到旅館房間“借一步說話”。怕被人認出,王某還給幾個農民備了帽子、毛巾等作案工具,沒想到幾個農民沒經驗,2月9日晚動手時,沒捂牢童的嘴,卻把他們自己嚇壞了。
  王某說,“借一步說話”行動失敗後,他不甘心,於是發威脅短信給童老闆及其老婆,沒想到,最後警方找上門來。
  檢察官指出,王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敲詐勒索他人財物,數額特別巨大,當以敲詐勒索罪追究其刑責。檢察官同時認為,王某因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沒有得逞,可從輕處罰,建議在有期徒刑三年至五年之間量刑。
  王某的辯護律師對指控的罪名不持異議,但提出,襲擊童老闆不該算在敲詐勒索情節里。王某所發的威脅短信,雖然提到的數額特別巨大,但王某也只是想發短信嚇嚇童先生,事後沒有具體實施威脅短信里提到的行為。王某用的實名登記手機發短信的行為,比面對面的敲詐勒索行為危害性要小,且王某家屬在案發後,上門向童老闆道歉,童出具了諒解書,因此,建議對王某判處緩刑或較輕的刑罰。
  檢察官分析說,王某雇人襲擊和發敲詐勒索威脅短信,其行為有連續性。正是第一次襲擊行為,給受害人造成精神強制和較大心理壓力。檢察官還提供童老闆和其他證人的證言,證明童與王間根本沒有經濟糾紛。
  “要判這麼重啊?!”聽到檢察官的量刑建議,王某差點在庭上哭起來,他說,自己的老婆身體不好,還有一個小孩在讀小學,外面有一屁股債要等著他去還……
  經過一下午審理後,審判長表示,將另定日期,對本案作出一審判決。
  (原標題:杭州地產富豪家門口遇襲原來是落魄包工頭雇“亡命徒”所為他還發短信勒索1500萬元)
創作者介紹

赤腳大盜

lt47ltdn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